海外网搜索 海外网首页移动客户端 评论 资讯 财经 华人 台湾 香港 历史 社区 视频 新加坡 德国 荷兰 滚动

台海夜话:传说中的"特朗普团队顾问"究竟是何人?

2016-12-09 18:06:31来源:海外网
字号:

近日,自台湾地区领导人蔡英文和美国总统当选人特朗普通电话之后,一位名为“叶望辉(Stephen Yates)”的“特朗普团队顾问”突然频频在媒体中占据大幅版面。4日,叶望辉在采访中说了一系列“友台”言论,从而在台湾岛内知名度快速蹿升,随后在个人社交账号宣布将访台湾。6日,叶望辉抵达台湾,受到台媒热捧,并于7日晚间与蔡英文见面并进行了长达3小时的“深入交谈”。

在整个“电话门”事件中,除了在电台中对中国大陆大放厥词的特朗普经济顾问史蒂芬·摩尔(Stephen Moore),以及被曝收了14万美元为台湾牵线的共和党大佬鲍勃·多尔(Bob Dole),叶望辉可谓最为活跃的外围角色之一。然而实际上,叶望辉所受追捧绝大多数来自台媒,西方主流媒体中鲜见其踪迹。那么,叶望辉究竟是什么人?他的一系列动作,以及不断发表的言论,能在多大程度上与特朗普有关?

夜猫君首先对叶望辉的“成名”过程进行时间线上的梳理。

美国东部时间2日,美国候任总统特朗普在个人社交账号证实与台湾地区领导人蔡英文通了电话。

3日,CNN在一篇报道中提到叶望辉,称“据消息人士透露,叶望辉帮忙为通话牵线”。

4日,叶望辉接受美国之音中文网“海峡论坛”的采访,用中文明确表示“我是当选总统特朗普的支持者,但不是特朗普交接团队中的一员。对于此次通话项目,他们内部其实已经考虑很久了,直到通电话的前一天我才知道这会发生。”在这次采访中,叶望辉还说出大量“友台”言论,经台媒大幅报道,其知名度在台湾岛内快速蹿升。

5日,叶望辉在个人Facebook账号上宣布将访台湾。该账号仅有1443名关注者,推文留言者基本都是台湾人,甚至包括民进党“立委”罗致政。

6日,叶望辉抵达台湾,多家台媒蹲守机场,一拥而上俨然“抱大腿”架势。台湾“中央社”在6日的报道中称其为“美国前总统切尼的国安顾问,最近又受聘为特朗普交接团队的顾问”。叶望辉表示此行主要是在台湾见见老朋友,是否见蔡英文要看邀请他的朋友的安排。

7日晚,蔡英文在非公务时间、并在宅邸外宴请叶望辉,双方在约3小时的时间里“深入交谈”。8日上午,台外事部门负责人李大维受访时证实此次会面。9日,据台湾“中央社”报道,叶望辉又前往台外事部门,和李大维“就台美未来关系好好交换了意见”。

在“电话门”发生后的一周里,如果从台媒视角来看,叶望辉可谓混得“风生水起”,一路非常活跃,在岛内似乎迅速获得了相当高的声望。然而夜猫君在外媒地毯式地搜索叶望辉,除了美国之音中文网“海峡论坛”之外,西方主流媒体并未对他进行过采访,甚至在报道中鲜有提及。

更值得注意的是,起初提到叶望辉的CNN,后来又在原帖上进行了修正,声明“在本报道的早前版本中,错误地表述了‘特朗普交接团队的顾问叶望辉目前正在台湾,并参与通话牵线。’”

在台湾“中央社”的报道中, 6日还称叶望辉为“特朗普交接团队的顾问”,随后称谓便逐步降级,只称其为“美国前副总统切尼的国安顾问”,7日晚间的报道中甚至将其称谓改为“特朗普重要亚太政策策士”。

这样看来,叶望辉到底是不是“特朗普团队顾问”,恐怕是要打个问号的。尤其在“通话事件”后期,白宫方面、特朗普幕僚以及蔡英文方面都在试图淡化处理这通电话,白宫第一跳出来说美国的亚洲政策没有变化,特朗普幕僚坚持这只是一通礼貌性的致意通话,蔡英文更在美媒降温,称不会有政策改变。但是与此同时,叶望辉却高调在台开记者会,唯恐天下不闻,一系列的活跃举动,究竟在多大程度上与特朗普“有关”?

叶望辉此次台湾之行,据他自己的说法是来“见见老朋友”的,台媒报道他是应台湾“国安”外围智库“远景基金会”邀请,参加一个闭门会议。然而,先被传“牵线”通话,随后就登岛访问,这个有些“巧合”的时间难免引发政治猜测。港媒认为,叶望辉此行是否经过特朗普授意,或者怀揣特朗普某些任务不得而知;但若叶望辉会见蔡英文,而蔡外访时又见到特朗普,叶此行的政治目的就难撇清。

不过,这一目的可能性却被叶望辉本人清零:台外事部门负责人李大维透露,在被问到蔡英文与特朗普见面的问题时,叶望辉明确却表示“调子不必拉那么高”。李大维也证实,蔡英文出访行程正在规划中,但过境地点从来没有考虑过纽约,“当然也更不可能有所谓的跟美国总统当选人特朗普见面的事情”。

叶望辉以个人身份,到台湾进行个人行程,结果却开记者会、见蔡英文,博了不少眼球。而他之前却既没有为“川蔡通话”牵线,之后特朗普与蔡英文也并不会见面,很难看出特朗普“授意”的必要性,更难谈到对特朗普会产生影响。那么,蔡英文为什么要见叶望辉,并与其“深入交谈”3小时?有香港媒体分析,蔡英文当然会见叶望辉,还会借此营造舆论,证明与特朗普政府有沟通渠道,为执政铺平道路。

至于叶望辉本人,维基百科没有关于他的任何资料,唯一可以找到的是叶望辉的一份中文自传,叶望辉自2006年以来担任DC国际咨询公司(DC International Advisory)的总裁,该公司网站上有一份他的中文自传,从中可以了解他的履历。

叶望辉毕业于马里兰大学(University of Maryland, College Park),获中文学士学位,后于约翰 霍普金斯(Johns Hopkins University)国际研究学院(SAIS)获得中国研究硕士学位。他曾讲到,他是大学时代因认识一位台湾留学生而决定学习中文,他被告知“台湾才是真正的中国”之后,于1987~1989年间在台湾传教两年,先后到了彰化、台东和台南。可以说,他对中国的“第一印象”来自一个有失偏颇的台湾视角。

一个有失偏颇的台湾视角,遇到了一个被称为“愚蠢错误”的通话,夜深了,也许就从中幻想出了什么莫名其妙的机会吧。(文/姜舒译)



责编:姜舒译、刘凌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