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湾过年是一种怎样的体验?思乡情烈

2017-02-09 17:00:14来源:海外网
字号:

20170203004548.jpg

1月26日是农历春节小年夜,台北市南门市场里挤满了采买的人潮,大伙赶紧把握补货的机会,买足鸡鸭鱼肉南北货好过年。(图片来源:台湾“中时电子报”)

海外网2月9日电 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传统的过年方式正在发生着变化,越来越多的人开始选择利用春节的7天长假到心仪的目的地旅游过年。不知你有没有想过,在宝岛台湾过年是一种怎样的体验?刚刚在台湾度过鸡年春节的台湾交通大学传播研究所陆生庄楚君就在台湾“中时电子报”发表了一篇题为“在台过年 熟稔却也陌生”的文章,如果你也好奇,不妨跟着庄楚君,细细体会一下,那种既熟悉、亲切,又夹杂着些许落寞的复杂情感。

全文摘编如下:

晃晃悠悠也算是在这个宝岛待上整整三年了。有的时候笑着和朋友打趣:“我可也是算深耕台湾呢”、“我也是半个在地人!”但说到在台过春节,这倒是确实头一遭。

两岸共迎春节

想着应该是最后一年在交大念书了,于是这次专门把父母一起接到了台湾,一起在异乡过个年。

说来也是奇怪,父母在除夕前两天抵达,本来以为我们即使是一家人团聚在一起,到底是在一个新的地域,一定会有一种没有归乡的失落,然而真正开始倒数鸡年的时候却并没有那样浓烈的怅然。毕竟在台湾,同样有一个叫做“春节”的特殊节日,并且一样去欢度与庆祝;同样在新闻报导里看见和大陆的“春运”一样川流不息,拥堵却依旧坚持着的庞大归家人潮;同样有装饰得欢天喜地的百货和超市;同样有写春联活动和处处给予的红包袋。

因着这些相同的欢喜,我们也在除夕之前乐乎乎地跑到大型超市去买年货。喜气洋洋的年货大街放满了琳琅满目的礼盒,逛超市的人们好像每个都成了不差钱的主儿,拎着各种礼盒就往购物车里放。逛超市的大多是一家出动,孩子们超市里追逐嬉闹,每个脸上都带着真挚的喜悦;大人们则是一边讨论着哪个礼盒好,另一边忽然又想起了一个要送礼拜访的对象,忙不迭的去寻找下一个合适的礼包;每家的购物车里都是满当当的,我们不禁也凑了个热闹。

大年初一早上,带着尚未消褪的迎春快意出门去晃悠,到了饭店愣是没找到什么开着的饭馆,本想着或许是因为交大在新竹,地方又不是市区才这样,没想到到了市区附近、后来几日又接连在台北,依旧觉得一眼望过去好像很多小店铺都贴着一张纸条“本店春节休假,2月2日起开始正常营业”。回想一下除夕那天中午一整个清大夜市都没找到一家开着能买食物的店、好不容易找到个奶茶店还中午就只剩下绿茶可选,这和我们家那里相比,经商人们倒是心要宽得多。

之前就曾和父母讨论过这里的早餐店铺过了中午就关门、好多店面每周都有专门的店休,这些经商上的休闲感可比我们多多了。

异乡春节思乡情烈

有南京朋友来台湾游玩,果不其然朋友在年夜之前给我发来微信诉苦:“你知道我们今晚多惨吗百货都早早就关了路上什么吃的店铺都没有!结果只好吃了顿麦当劳,回来想看个春晚,打开电视才想起来没有频道在转播,得,最后只好就着手机小屏幕凑合凑合,害我红包都好多没抢到。”

说到红包倒是找到了第二个两岸迎春不尽相同的地方,在大陆近几年微信红包早就变成了除夕夜的习惯,从除夕的下午开始基本上大家就会打开所有平时静音的群,盯着每个群的消息眼疾手快的去抢红包,抢个一块八毛的也是寻了个大大的开心。在发祝福的时候,大家早就习惯了给要好的朋友发一句新春快乐顺手加上个红包,那些喜气洋洋的6块6毛6、52块1从手机屏幕上转移到海内外的朋友的手机屏幕上,从而完成了一个好彩头的春节祝福的完美流程。

而在台湾,当我和平时一样自顾自抢着送着红包的时候,打断了这个兴致的是父母的要求:“这里没有春晚转播呀,你快研究研究怎么看春晚?”我头也没抬:“每年都在那说不好看,今年看不到不是正好”,我妈破天荒的那样坚持,“之前人都在家里,现在人都在外地,不看春晚哪能感觉到春节啊!”

在家的时候当做闲聊背景音没有也罢的春晚,第一次展现出独一无二的形象──那是一种代表中华儿女印证自己身份、代入自己与海内外华人共祝新春分享喜悦的唯一的通道。

我第一次在明明都在说中文的电视面前,怅然若失,才忽然发觉,即使是在台湾这个一样说着中文的地方,我终归是个异乡人。

除夕夜后我与南京来的友人见面,问他们在外过年的感觉,朋友沉吟半晌,说“第一次这么感觉到家是多温暖、多独一无二的地方。第一次觉得有家人、在家过,一样都不能少。”

家人在侧,本已是不易,我们在异乡见、在家里见、在手机视讯里见、在话筒里见,各自有其不同亲密感的样貌;而在家过年,就更并非那样随手可得了。

在地球彼端读书的朋友等着家人飞过去过年,于是他们人在一起,却不在家;在外打拼大半年回家过年的朋友,接到亲人太过遥远而选择不回来了的拜年电话,于是他人在家里,却少了亲人在身旁。

明明看似那样简单的有亲人有家,其实是多少人遥远的梦想与渴望。

过年要在家过

我忽然就特别理解了那些之前我还在抱怨都不开门的店家,既然是新春了,总有赚钱的新盼头,这个珍贵的新春时段,大家还是留给最珍贵的地方、最珍贵的人吧。

一半彷佛熟悉,一半彷佛陌生;一半彷佛亲密,一半彷佛遥远;一半彷佛温暖,一半彷佛疏离;一半彷佛我还是在讲着中文、穿着新衣、发着祝愿过着年;一半彷佛我却是在感到孤独、感到想念、渴盼回家过个年。

平日在台湾总觉得“海内存知己”,春节这一刻却难以感到“天涯若比邻”。崭新的鸡年已经到来,失落的此刻已经过去,梦常在远方,你总在路上,家永远在身后,那是你永恒的念想。

责编:满晓彤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