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青痛诉心声:我是中国人!我爱中华!我反"台独"!

2017-02-16 14:16:36来源:海外网
字号:

海外网2月16日电 2月14日,台湾“中时电子报”刊发了一位署名“迂腐生”的新竹青年所撰写的文章,文中表达了一位不到二十岁的年轻人对于台湾社会现状的深深忧虑,以及心中对于海峡两岸同属一个中国的坚定信仰。

全文摘编如下:

生在一个社会对立混乱,民心散乱无知的台湾岛,是吾之幸耶?亦或不幸耶?

我是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年轻人,自从我小时候第一次窥得台湾的现况之时起,亦从我第一次深切感受到社会政治媒体的乱象起,我便已然失去了身为一个年轻人该有的对于未来的希望与憧憬了。

失根者被时代遗弃

当大量偏激、对立、分歧而冲突的价值观念袭面而来,曾几何时我也发现,自身已然找不到定位了,自我认知产生了危机。面对社会上国际上种种争议与冲突,我不知道该抱持着什么样的信念,没有一个答案可以让自己满意。然而,最让我感到悲哀的地方是什么呢?是面对现实种种的委屈无助无奈,最好的处理办法却似乎是维持现状……

两岸议题,是我从略晓世事以来,遇到的第一个至今无解的难题。而面对这样世代共享的难题,更加剧我的不安的,是我在年轻的世代里,几乎完全找不到和我拥有相同价值观的人。虽然或多或少,也悄悄撼动了一些我本来不太坚定的立场,然而,我仍有许多不可放弃的信念,似乎都是与主流相违背的。

或为人鄙视,或为人嘲笑,或不为人理解与谅解,但是我,并不想怀疑那些信念的价值。

我的祖父是1949年迁台的军人,现居南部。“我到大陆去,人家说我是台湾人;我在台湾,人家又说我是外省人……。”过年回乡时,祖父用浓浓乡音道出的这句话讲出了时代的痛:他们是被时代遗弃的一群,惶然失根的老人。我的祖父只能靠着每年过年他仅记的一道家乡菜来缅怀故乡,他的家乡话久不出口已然生疏,甚至也已经和现在故乡的人们所说的相异了。

日本殖民痛苦经历

祖母和外祖父母则都是土生土长的台湾人,也住在南部。外祖母曾向我诉说日据时期他们深受荼毒,小时候母亲告诉她的种种日本人欺骗剥削农民、酷刑逼供的事件依旧深植其心,她完全无法理解那些渴望回归日本统治的人,怎么能颠倒黑白,全然不顾曾经受过的殖民屈辱。

沿袭家风,我的父亲是纯正的老派国民党,这也显著地影响了我的信仰。即使我身在这年轻的一代,时过境迁,但我依然艰辛地保留着一些我所坚信的和坚决反对的立场。

然而,我却被迫销声匿迹,屈服于沉默螺旋的效应之下。我不敢大声说出我的心声:我是中国人!我爱中华!我反“台独”!我痛恨民粹煽动对立分裂国家!我反对“去中国化”!我热爱中华传统文化精髓!我痛恨八年抗战时日本侵华的恶行!我反对学运游行扰乱社会秩序!……

被迫屈服沉默螺旋

然而曾几何时,爱国已经从理所当然变成了愚蠢迂腐。

当对岸正一日千里的谋求发展,跟上时代的脚步,我们在做什么呢?我们仍自命不凡,不思进取。是怎么样盲目的自信,使我们依旧相信,大陆仍稍稍落后我们一截呢?当媒体只报导片面的消息;当我们潜意识里先入为主,比较愿意相信大陆仍旧是那个贫穷落后的大陆,我们永远不知道,在我们没看到的地方,大陆是怎样的繁华进步。

我们大量进口美国强势的文化思想社会价值,轻视传统价值,报道有关对岸的消息则多是负面、落后低俗的新闻。其余的报道大多局限于本岛,打开新闻频道,报道的不是社会案件就是行车纪录器、监视器或爆料公社的画面,再来就是一些推销地方美食、旅游景点的内容。这样的新闻弊病,又有谁去正视和改变呢?

去年九月,我去过一趟大陆旅游,走访的不是什么一线城市、沿海大城,只是去看看山上的大庙。然而,大陆的现况却没有我预想的那么落后。当我们的车队行经长长的舟山群岛跨海大桥时,看着两侧海波粼粼,矗立海中的桥墩向前伸行,令我们惊诧不已。

维持令人不安现状?

明知大陆的政经实力都与过去不可同日而语,处处超越日渐衰驰的台湾,甚至与昔日难以企及的超强霸权美国都呈现分庭抗礼,欲一争高下之势,台湾的社会上怎么会完全没有即将被淘汰的危机意识呢?若不及早进取,自立自强,只天真地以为可以依恃哪国的庇荫,则我们的处境早已如虎尾春冰、池鱼幕燕,危殆矣。

所可叹者,是矣。我早已失去了信心,自以为无力改变现实,即使处境艰难,所冀望者,竟只是维持这令人不安的现状,这竟是目前所能接受的最好办法了。然而,妄图把棘手问题留给后代解决,是否其实也是在谋害未来的世代呢?

责编:满晓彤、郝伟凡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