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16岁考入华科 最后却作了最不"华科"的选择

2017-03-21 14:42:00来源:中国青年报
字号:
摘要:大学时,血气方刚的李明攀给自己取了个网名“独孤求败”。创业后,他却只能“但求一胜”。

3月中旬,谦益农场接到了一份来自台北的淘宝订单,这份海峡对岸的订单让创始人李明攀感到欣慰:当年他放弃高薪的IT工程师工作,回农村当“黑脸农夫”的努力没有白费,

6年前,李明攀还在湖北黄梅的农村,为了承包一块土地和农民斗智斗勇,现在他的谦益农场已经从黄梅扩展到了河南、云南、山西等地。原来一个人的农场现在也变成了30多人的共同事业。

看到李明攀这些年的努力,一位当年对李明攀回乡种地不赞同的同事感慨万千,在他的博客下留言:每日忙于工作,时间一晃而过,每天都在想生活的意义是什么?虽然我们一起做的芯片已经卖到快1亿颗了,可是并无多少喜悦之感,到底要过怎样的生活?你找到了,我还在彷徨。

在华中科大校友讲坛上,李明攀笑着说:“作为一名华科男,我做了最不‘华科’的选择。”

IT工程师回归田园

李明攀向来有自己的想法。16岁就考上了当时的华中工学院(现华中科技大学),并且读了最好的专业之一——电子科学与技术专业。2001年,李明攀大学毕业,成为我国第一批模拟电路工程师,其所在的研发团队还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从武汉跳槽到上海,再到深圳,他的薪水节节攀升,年薪很快达到了30万元。

看似光鲜顺意的工作背后,是熬夜加班牺牲身体的代价。2005年春节后,李明攀开始觉得肠胃不舒服,每天饭后一大把西药也没有换回健康。3年后,李明攀的体重已经从120斤锐减到80斤,小号的衬衫穿在身上也显得空荡荡的。

这段时间,当时还是李明攀女友的周媛作出了一个重要的决定:立即结婚,陪他渡过难关。婚后,周媛陪着李明攀四处求医,在中医的调理和自然饮食的调养下,李明攀终于恢复了健康。

李明攀把这段经历看作渡劫,渡过此劫,就不想再回头。他觉得父辈生命中有个死循环:辛苦耕耘一生,用农药和化肥种粮食,损伤肠胃;到了暮年大病一场,一生辛苦赚的钱又都花在看病上。他想改变这个死循环,想回到农村老家自己种田的想法再也按捺不住。

从“独孤求败”到“但求一胜”

大学时,血气方刚的李明攀给自己取了个网名——“独孤求败”,颇有些傲气。在准备放下高薪工作回农村的那段时间,一腔热血又回到了他的身体里,经受着外界泼来冷水的考验。

李明攀兴冲冲地跟父母说了自己的想法,父母一盆冷水浇向了李明攀的“异想天开”。多年劳作的经验告诉他们,没有农药化肥不可能种好稻谷,况且20多年引以为傲的儿子,怎么能在跳出农村之后又回来呢?“绝不能让儿子再吃农民的苦”。

父母成了李明攀回乡创业路上的第一个阻碍。他拿着从同学朋友那里借来的钱和自己的积蓄,准备回老家承包土地,开始乡创实验,老父亲却在背后施压:谁把土地承包给我儿子,就是跟我作对!

妻子周媛是第一个支持他的人。遍寻无地的李明攀焦虑之时,周媛娘家的亲戚传来了好消息,湖北黄梅有一片300多亩的土地准备转让。这位刚刚开始投入创业的年轻人踌躇满志,准备建立自己的第一块“根据地”。

但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做土地转让生意的老手一下子就看出了这个年轻人急切的心情,在和李明攀签了一份合同之后,转手又和另一拨前来租地的农民签了合同。李明攀自以为捡了金元宝,开始在心中筹备种植计划。正当他想象农场稻谷满地的图景时,同样签了合同的农民开着机器,当着李明攀的面在田里抢种。李明攀当然不答应,这个刚从城市回来的年轻人站在了机器面前。“你们别想动这块地。”大有同归于尽的意味。

因为对方人多势众,一番争吵之后,身材瘦弱的他被打。从那以后,李明攀悄悄把自己的网名从“独孤求败”改成了“但求一胜”。

哪怕是一次小小的胜利也来之不易。因为对方已经抢种了粮食,李明攀只能一边打官司,一边寻找其他土地。多方打听之后,在熟人介绍下找到了另一片400亩土地。有了上一次吃亏的经验,还没等别人的棉花收完,趁着雨天,李明攀就播洒下了几千斤的麦种。

来帮忙的岳父岳母都劝李明攀给种子里拌点农药,不然会被小鸟吃光。但他不为所动,“如果不能诚信地坚持不撒农药,只是为了赚钱,那何苦来做这个呢?”李明攀把种子洒下去没几天,附近的鸟都集中到了他的麦地上,用炮仗一吓,成千上万只鸟飞到空中,乌压压的一片。

不撒农药的坚持,不仅招来了鸟儿,也吸引了对自然耕种感兴趣的人。不少人在微博上看到了李明攀的故事,来他的生态农场参观。但也有不少人是抱着质疑的态度来的——“这会不会又是一个忽悠国家资金或者别人投资的项目?”

面对外界的种种担忧和质疑,他只能自我鼓励:大家认为农业苦多累多,不值得去做,无非是看足球比赛的观众心态罢了。真正在球场上的球员,但求一胜,旁人如何看不必在意。

从一个人战斗到“反叛者联盟”

自然农耕的前两年,李明攀田里的粮食产量连别人的一半都达不到。因为坚持不施农药,他们的成本又比别人高很多,仅仅除杂草一项,人工费用就是一笔大开销。

面对杂草和害虫,他在古人的智慧中寻找答案,《农政全书》《齐民要术》等是他床头常备的。他尝试用自然的方法治理田地,用紫云英做的肥饼施肥,在水稻苗株间保持合理的距离,阳光直射地表,减少害虫的繁殖。没有农药的田地也让青蛙、蜘蛛有了容身之地,渐渐地形成生态平衡。李明攀总结道:“就像仓库里养了猫,老鼠就不会猖狂。”

在重重困难之下,李明攀创办的谦益农场依然在5年之内实现了盈利,2016年流水额达1000多万元。在谦益农场的淘宝店铺中,商品从刚开始的稻谷、小米,扩展到深加工的豆皮、面条。除淘宝、京东、微信商城等电商渠道之外,谦益农场还和湖北家乐福超市、华中科技大学后勤集团等单位合作,提供蔬菜和稻米。2012年,光是杭州的法喜寺,便消费了他多达29吨的农产品。

6年间,李明攀的基地不断扩充,从湖北黄梅的100多亩地,到山西、河南,东北和福建等地也插上了谦益农场的红旗,共计5000多亩。同时增长的还有李明攀的同行者。目前,谦益农场30多人的团队平均年龄不到30岁,其中既有从油田辞职的大学生,也有因为采访结缘后来直接加入农场的美女主播。“我们都是田野间的‘反叛者’,因为认同自然生态的理念聚集到了一起。”2016年,湖北姑娘王楚从电视台主持人变身为农场的一员,目前负责品牌建设工作。

从满腔热血的IT工程师,到孤身投入乡村的创业者,李明攀从“白面”学生变成了一名“黑脸农夫”。和当年常常熬夜加班的生活相比,李明攀已经习惯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日子,“一箪食一瓢饮”,李明攀找到了自己新的生活追求。(记者王林 实习生陈晶) 

本文刊于《中国青年报》2017年03月21日第10版

责编:郝伟凡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