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黑时仰望同一片星空:两岸的我们,没什么不同

2017-03-30 16:11:48来源:海外网
字号:

0.jpg

虽然没有天生一样的,但在两岸的我们是一样的。天黑时我们仰望同一片星空,我们,没有什么不同。

台湾呆了半年,认识了很多台湾的同学,大家都是年龄层次差不多的一帮小青年,在人生路上在寻找自己的路。大家认识的开始就是谈谈你是哪里的人?河北,浙江等,我们如是回答。然后自然的回问,你们是台湾哪里的人?就平常到,在大陆大学开学之初,大家互相认识,通过地缘来拉近距离。本以为这样的谈话就结束了,但是台湾同学的回答,让我觉得,我和台湾同学真的有够近,有够亲。他说,他住在士林,不过呢,他爷爷也是河北的,是一个叫做廊坊的地方。突然,我有点激动,因为廊坊和我的家乡保定真的很近。突然有一种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的冲动。

以前,我对台湾就是一个感觉,那就是,据说很美,很适合去旅游。可是后来,随着深入了解,随着接触,我们总会慢慢认识。可能政治并不是我们可以决定的,我们没有站在把握国家大势的风口浪尖上,我们能够做的,可能也就是文化的连接。我有幸参加2016台北马拉松大赛的志工,期间遇到了一个已经退休的老爷爷,他也是来参加志工的,我们有聊到台湾政治,有聊到他以前所在的医疗体制,也聊到了文化寻根。我以前只知道,很多台湾人都是来自福建,广东等。因为大陆南北差异蛮大,所以我也没有很在意这样一个迁移的动态。那位老爷爷问我,你知道我们客家人是从哪里过来的吗?根据我的常识,我当然说诸如福建,广东之类的。但是老爷爷告诉我,确实不错,但是更前面呢?我有点错愕。老爷爷问我有没有听过“河洛”这个地方,以前有听过河洛石刻,了解过河洛文化,所以我当然说知道,在河南。他说那是迁徙的源头。我不知道这样的说法对不对,也没去考证。

但是,就像我们小时候经常会问父母,我们是从哪里来?小时候,爷爷奶奶会给我们讲,我们家族以前是如何的?我们的祖宗以前有什么官位,以前我们家住在哪里?大家从血脉上有一种寻根的情结。我们不是无根漂浮的浮萍,我们是有根可循的。我们有家谱,有族谱。饮水思源,我们对于自己的祖宗和来源,有一种关于灵魂的执念。

01.jpg

两岸,横亘了一条台湾海峡,但是无论地缘的连接,还是文化的连接,我们都密不可分,我们,没有什么不同,一样会在乎自己的根。春节,端午节等,这是历史留给我们共同的记忆,尽管有西方文化的冲击,但是我发现,很多传统节日,台湾同学和我一样,有记忆,有期待。大家会想到春节“红包”,我想红包可能是西方人不太擅长理解的一种属于我们华人的文化产物。

有时候,真的很难说,什么是同?什么是异?既然无法分说,又何必去强争异同。“果粉”,台湾同学喜欢用苹果手机,因为感觉他们很定制化,有很多便利的功能,然后大家都有一种追求科技的热忱,大家如果资金充足,也会随着苹果每年的换代而更换手机。大陆的人们也一样,有很多苹果的粉丝,有很多追求科技的手机发烧友,大家也是一样对苹果有一种使用的使命感。这大概也就上升到了一个“族群”的概念。可能不是什么轰轰烈烈的一致,但两岸的华人,既然惊奇一致的相同,必然有其原因。我们都是相同的一部分人,我们有热忱,有对科技的追求,有相同的使用需求。就像“文青”、“屌丝”,虽然两岸华人不能够说经常联系,但是网络文化和习惯,真的,差异不大。

以前没有认识过西藏和新疆的朋友,感觉大家应该会合不来,因为感觉差异很大。大陆的青藏高原和“三山夹两盆”的新疆,那人与人之间是怎样的一种相处模式。我想,这样的感觉,就和两岸的朋友在没有见面之前,一定也是这样的感觉,不会见面,不会有交集,应该也很难相处。但是我来中国文化大学交流,认识了很多台湾的同学,大家真的超级自来熟,没有想象的“各种难”,那种感觉就好像我们之前好像在哪见过,一场相遇一点也不意外。来交流的学生有云南、西藏、新疆等很远的地方,可是,人生就是很奇妙,我们都是华人,都是炎黄子孙,所以怎么会有隔阂,所以接下来,你了解的,劈劈啪啪玩开了。虽然可能地缘上,我们之间隔了几条大江,几座大河,但是感情这种东西,交流这件事,不见面是一个层次,见面,那就是另一番天地。

我们,没有什么不同,又何必谈什么“同”与“不同”。我们从来都不是彼此的邂逅,而是尽管未见,眼神一遇,你便是我“把酒言欢”的老朋友。(赵帅旗)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两岸青年”

责编:满晓彤、郝伟凡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