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网搜索 海外网首页移动客户端 评论 资讯 财经 华人 台湾 香港 历史 社区 视频 新加坡 德国 荷兰 滚动

台北女孩的丹东笔记

2017-06-01 14:59:51来源:海外网
字号:

知道丹东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什么吗?

就是那里的老人提到朝鲜,都会摇摇头,太穷啦!我总是问,以前大陆不也一样?你们感觉这么遥远吗?

当地的大妈大叔都会说,早不一样啦!

每次每次,都会让我想到小时候我们台湾孩子的世界观,没有中国大陆、没有韩国。

世界变得很快,我会努力多看,想办法放宽心、跟上这些变化。

01.

忘记是多久之前了,我开始对北韩(台湾普遍称朝鲜为北韩)的神秘着迷,台湾书市上有不少脱北者写的书,有一本书(忘记书名了)大意是这样写的:

她(脱北者)精疲力竭地游上岸,跑着跑着,看到一户人家,地上的碗里放着肉和饭,她一瞬间以为那是人吃的,直到,她发现那是狗碗。

她原先对脱北还有点犹疑,现在半点懊悔都没有了──连中国的狗,都吃得比朝鲜人好。

我数年前就看过三本类似这样脱北者写的故事,印象最深刻的就是这一段,好多年了,都没忘记。

丹东,是许多脱北者的第一站,传闻中可以买朝鲜小姐的地方。

你去丹东干嘛啊?

人家这样问,我都会回,“去鸭绿江边捞个朝鲜妹子啊!”

如今回来啦,愿望单上划掉一项。

其实我也没玩什么,就是连续两天的早上晚上,去鸭绿江边,看狗,看小贩,看人,看江对面,听身边的大陆游客拉着小朋友的手──看,对面就是朝鲜啦!

02.

丹东不算是很大的旅游城市,许多人奔着三胖家去的,不少台湾团就是这样的,短短两天我听到两次一团台湾团在马路上犹豫不决,“要不要过呀?”“呀,有车!”“怎么过?”

丹东师傅开车实在太快太狠了,相较之下北京的师傅温柔多了,连自诩身经百战的本人都有点怕,总跟在当地人后面走,偏偏,碰到台湾同胞团的两次,周围都没有人,只有我,最靠谱。

所以我两次义正词严地站出来,像带着小鸭们一样,答答答地过马路,并对急驶而来的汽车举起手,用眼神告诉驾驶──敢撞我?我就、我就……要你赔钱!

第二次的时候,我听到那团的某台湾女孩说,啊,还是跟着当地人好耶,不然增的很吓人捏。(好台湾腔啊!本宫许久未听到如此标准的台湾腔!还带点台中口音!)

因为是一大团台湾人,我不太好意思自我介绍,只是在内心窃喜──我真是大陆老鸟了!可以带团的老、鸟!

去除车速过快,师傅还会帅气地变换车道,时而S型,时而回旋,幸好丹东小,打了一次车后我果断步行,最远也不过走两公里。但除了这个缺点,其他地方,非常棒!

有几件事我念念不忘:

第一,牛奶搓澡+人蔘全身按摩,两百人民币出头,棒呆了!

人参全身按摩,这是我享受过最奢侈也最划算的一次spa了。

搓完澡后,丹东大婶反复在你全身上下浇上温牛奶,然后大量抹上香喷喷的人蔘泥,全身上下左右正反面仔细按摩,香到我好想舔身上的人蔘泥啊!

然后,用塑料布和热毛巾闷一下,就可以出锅洗净啦!一冲水,皮肤滑滑嫩嫩香香软软。

唯一缺点是,就算用肥澡洗了,还是闻起来像一只在街上乱走的人蔘牛奶雪糕。

第二件难忘的,就是鸭绿江游船啦。

30分钟,足以让我体验到什么叫今非昔比。

十元可以租望远镜,要不要?船上有人叫卖。

我总觉得这是在看猴子,不太礼貌,义正严辞地摇摇头,内心咕哝:这样真是失礼……

一旁的大哥买了,在船开近不远处的朝鲜军营时,很嗨地“哇塞!”

结果,大近视眼如我,很不争气、丢下节操地转向大哥,尽力讲出一口台湾腔,大哥,不好意思捏,那个,借我看一下好不好?

剃着小平头的东北大哥超爽朗,拿去。

我一看,喔喔喔好像有朝鲜人,那是朝鲜人吧,好远啊看不清。

又是一阵哇哇声,我放下望远镜,原来是有朝鲜人在洗衣服,有瘦瘦的大人和小孩。

“快,跟小朋友打招呼。”一旁带小孩的大婶带着孩子跟朝鲜小朋友挥挥手。

还有个老阿嬷,看着对岸的朝鲜,看得格外认真。

很难想象,数十年前这两个国家同为社会主义兄弟。

那些人,是演给游客看的演员吗?如果不是,那看着游客用望远镜看他们,一脸“喔喔喔这就是闭塞的朝鲜啊”,还是以前的老伙伴,又会是什么感觉?

到了晚上,鸭绿江这一面灯火通明,有广场舞大妈,有游客,有加了很多色素的棉花糖,还有一堆烤串没吃完的垃圾堆。

另一面,没有一点灯光。

打给美国佬,告诉他这个情况,“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对面是军营?但一点灯光都没有耶…”

去过平壤旅游的美国佬表示,我们住平壤市区时,夜晚除了酒店,外头很少有灯光呀。

顿了顿,讽刺,恩,可能人家还没发明电灯。(然后我很认真地告诉他,不要跟其他美国人这样讲,他们可能会当真。)

03.

什么叫十年河东、十年河西呢?

我在鸭绿江上乘船时想到这句话。

我在用人蔘按摩,一旁的大妈用牛奶搓澡时,想到这句话。

丹东多数人能享受的小确幸,对岸的人民,恐怕有极少数才能享受?

我看到路边当地小店美孜孜地架起烤炉,开始烤黄蚬生蚝肉串时,想到这句话。

我在买朝鲜香烟时,跟店主聊天,店主说你们都想去看神秘的朝鲜呀…我说,大叔,对您而言可能不神秘,以前咱们这儿也是如此吼?(我在外总冒充福建人)

50多岁的大叔说,以前穷呀,现在不一样喽,也忘记以前的感觉啦……

吃饱穿暖,好好活到老,真的是最大的人权,不分国界。

有多少国家的人民没有过这样的生活呢?

除了黄蚬,丹东的人蔘鸡汤,超级美味啊!比我在北京韩国餐馆吃的美味好多!鸡肉包着糯米,用勺子压碎,加上红枣……超美味!

配上朝鲜族的小米酒(外表橙色,像果汁,好甜),绝配!

我在高丽街吃完人蔘鸡汤,一旁的杂货店店主养了四只动物,两狗俩猫,没有洗澡,自然放养,却圆润油亮。店主告诉我,他们每天就吃隔壁蔘鸡汤店剩下的鸡肉和糯米厨余,每天都大补。

我看着那两对猫兄狗弟畅快咬着一嚼就碎的鸡肉骨头和糯米饭,混着人参汤的香气(对了,他们都是十多岁的老猫老狗),胖猫肥狗,自然放养,每天蔘汤鸡肉。

虽然这样子讲不政治正确也会招来鄙视,但我看着那两只油光闪亮的胖狗,不觉思考如果做成火锅那有多……咳咳,想什么,我爱狗。

很讽刺的是,我看着他们,还真想到那本书里写的,脱北的姑娘,看到丹东的狗碗,对自己的祖国失望极了,也有被骗的愤怒。

我摸着胖猫,问很有年纪的店主大婶,去过朝鲜吗?

她说,不爱去,那太穷啦。“咦,那您怎么卖朝鲜的烟和啤酒呢?”我问。

她说,有关系,走私的,其实官方不允许,但也睁只眼闭只眼。

我说,那么多年以前,中国和朝鲜差不多呢。

大婶说,早不同啦!

早不同啦!五十年河东,五十年河西。

来源:两岸青年微信号

责编:夏丽娟、海客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