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九份”

2018-01-30 14:41:53来源:新民晚报
字号:
摘要:汽车盘山而至“九份旧道”口,但见还有“黄金山城”铭牌并立。老街宽仅2米许,两侧店铺紧挨,招牌彩旗霓虹争艳。

“九份”是个地名,听着怪怪的,却是个旅游热地,位于台湾省新北县,其得名颇有中华传统美德之义。据传,清时山上住着九户人家,因交通不便,下山采买生活必需品时,任何一家下山必购九份以共享,由是送货上山者也必备九份,久而久之这九户人家兄弟般的情谊传至各地,大家就把此称作九份。闻之,顿生好感,今春去台我慕名一游。

汽车盘山而至“九份旧道”口,但见还有“黄金山城”铭牌并立。老街宽仅2米许,两侧店铺紧挨,招牌彩旗霓虹争艳,小吃各地各式斗味,游客摩肩接踵,不少人口嚼手捧,还且行且觅,芋圆、肉圆、鱼丸、鱼羹、草仔粿、红糖糕、烧酒鸡、笋子鸡……直逼你视觉、听觉和味觉。过于闹猛的景象,与大陆许多古镇相似,少了新味,于是穿过熙攘人流沿斜坡而上,去寻访那“升平戏院”。

上世纪80年代,台湾名导侯孝贤一部电影《悲情城市》以此为外景地,让“升平”扬名、为“九份”添彩。戏院外观老旧、不收门票,场内放映着《悲情城市》,约20人安静地坐在木靠椅上观赏着;图文资料“剧场传奇”、“升平物语”和老式放映机等旧物陈列院内;这等场景,虽旧犹新,给人更多你所不知的新的感觉,味胜美食。

再往前行,石阶陡直,屋顺山势,鳞次栉比。沿阶而下,有时竟有踩到人家屋顶之感。窄巷里尚有日本统治时期的旧房,酒肆茶坊亦装饰得蛮具特色。这样逛着,感觉渐又好起来。

我索性朝没有商铺的小径下行,渐渐前后都没有了路人,我也方向莫辨。正愁呢,忽瞄得不远处门堂口有人坐着,赶紧上前问路,不想这位清癯老人竟起身让坐,答道须上上下下转几个弯才能到旧道口。他回身端出凳子,说如果时间不急可歇一会再走。我见时间尚允,就坐下与他聊开。他先谢还要沏茶,我示身备谢辞。老人姓欧,台湾宜兰人,高中未毕业即随父母到此已数十载,以家传厨艺为生,今已由小辈接任。我请教:九份何以兴旺若此?又为何称“黄金山城”?欧先生兴致勃勃地讲开了:清光绪19年,九份发现砂金,小镇空前繁荣,人口达三四万之众,号称亚洲金都,直到二战结束台湾光复,淘金热才渐消退,1971年正式结束开采,冷落下来,后来又热闹起来成了游览地;这里原本日、韩游客就不少,两岸开放旅游以来,大陆游客骤增,自家的馆子就开在最热闹的基山街上,生意愈做愈旺。他问我大陆的情形,我告知繁荣新貌,欢迎他来观光游览。

他讲,早就听人讲过,大陆可玩之处太多,上海更是国际大都市,真想去开开眼界。又自言自语道:一定要去的!谢谢!

见时不早,我连谢告辞。他还要请我到其馆子品尝,我说真的要赶时间只能心领了。

欧先生怕我走错道,坚持送一段。走到高处,豁然开朗,大海辽阔,山峦刚毅,民居在目。他“显宝”似地讲:这里不错吧!九份可玩的地方还是不少的,以后来可住民居,不嫌弃就住我家,谢谢!他指着左边小径:直走就到基山街了,街左尽头就是旧道口。我再三感谢,并留下手机号,诚邀他来沪,我当向导。我俩相处虽短,交谈甚欢,欧先生说得最多的是“谢谢”,这个本应我多说的词反被他占优了。与欧先生紧紧地握手道别,感觉好极了,这是九份给我的。吴道富

责编:吴正丹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