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进党初选民调遭专家质疑:连这个都扭曲何来真相

2019-06-18 13:02:25来源:中国新闻网
字号:

中新网6月18日电 台湾《联合报》18日刊文称,日前,民进党初选已落幕,由台湾地区领导人蔡英文胜出,取得2020“大选”入场券。但民进党初选民调的相关数据,却引发学者广泛讨论与质疑。

点击进入下一页

资料图为蔡英文。中新社发 陈小愿 摄

文章摘编如下:

台大政治系退休教授洪永泰日前撰文,质疑民进党中央党部,在明知母体中住宅电话和手机的结构比例并非相等的情况下,强行以一对一的比例合并调查资料,目的只是为了让某候选人获胜,“民进党中央党部写下了台湾民调史上最黑暗的一天。”

专家1:扭曲母体结构 势必偏离真相

洪永泰在文中表示,根据过去的研究,台湾民众的电话使用有3类,分为“唯市话族”、“市话与手机并用”、“唯手机族”。根据过去的研究,这3者的使用比例约分别为10%、60%、30%。将市话和手机融合在一次民调中,称为双底册电话调查,若要以总体指标展示结果,需要将3个族群调查的数据,依照估计的母体结构比例加权计算,就能得到结果。

洪永泰表示,要将不同使用族群得到的调查意向,代入依据人口属性设计好的加权公式,才能获得接近真实的结果,“这对民调机构来说并非难事。”

但是,民进党直接将手机和市话一比一合并双底册就是扭曲,扭曲双底册人口结构的数据,势必做出偏离真相的推论,“这个初选调查真的不能当真。”

专家2:有如代工、同一个模子印出来

台湾世新大学终身教育学院院长苏建州17日表示,民进党初选的这5家民调机构是在相同的调查期间,使用相同问卷设计,从相同抽样母体(明确规则产生的手机/市话号码库)中随机取样,采取相同的混搭调查方法,几乎是控制了民调产制流程中所有环节的一致性。

他称,当民调机构只剩安排自家访员、设备执行专案的“代工”角色时,民调结果如同“从一个模子印出来”的稳定,就没什么好惊讶了。

苏建州过去曾发表《选举民调中的非抽样误差与加权估计问题》一文,其中提到考虑传统电话民调方法中“户中投票权人数”较少、“户中电话线数”较多的民众,有比较高的机率被抽中,因此降低他们的权重,结果因此提高民调估计的准确度。

苏建州指出,如果民进党初选,市话和手机混搭后的民调数字不是草率地一对一比例合并,而是依照洪永泰教授将台湾民众电话使用概分为10%“唯市话族”、60%“市话手机兼用”与30%“唯手机族”的比例加权计算,“不知道结果会不会逆转?但理论上应该会降低失准干扰。”

专家3:结果如此一致 20年来相当少见

台湾师范大学政治研究所教授曲兆祥则表示,5家民调公司所做出的民调结构与市面上其他民调相比,在结构上有相当差异,确实不太寻常。例如:韩国瑜落后蔡英文逾10个百分点,在其他民调中并未出现如此结构。

曲兆祥分析,可能是因为民调有做加权,才会呈现出不同结构。他也呼吁民进党应该公布民调加权项目与更多原始数据,以杜绝众人悠悠之口。

对于5家民调公司结果相当一致,曲兆祥直言,放眼过去从事民调工作20年经验,这样的结果确实不寻常、相当少见。

游盈隆:“史上最离奇”的初选民调

台湾民意基金会董事长游盈隆也对民进党初选民调提出质疑,在民调出炉当天,游盈隆在社交网站上发文指出,这是一个史上最离奇、最违反社会大众直觉的台湾地区领导人初选民调。

游盈隆指出,台湾本来就很少进行手机民调,5家一起做更是开先例,其中一定有许多可以探讨的东西,除非民进党中央党部愿公布原始资料,可供学术界进行研究,不过那可能是很久以后的事情。

游盈隆称,纳入问题多的手机民调,本就容易造成争端,一旦造成争端,又企图强制他人停止讨论,想杜绝天下悠悠之口,恐怕比登天还难吧!

争议未解 但注定载入史册

此次民进党初选一波三折,从一开始蔡英文未预期有竞争对手,到昔日部属行政机构前负责人赖清德挑战,双方一路从初选时程、规则修改战到民调方式,民调是否纳入手机,纳入又该多少比例?

好不容易等到初选结果出炉,整齐划一的民调却又无法让大众信服。此次民进党初选的争议绝对会写入台湾民调教科书,供后人评断。

民进党回应:不会影响初选胜负

对于众多质疑,民进党17日回应,民调中心分析这次初选民调资料,无论是采用市话调查、手机调查,还是市话手机各半调查,任何一种调查方式的结果,都与此次台湾地区领导人初选的胜负判定一致。换言之,无论实行何种市话与手机样本比例,都不会影响这次初选胜负结果。

责编:刘素素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