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网搜索 海外网首页移动客户端 评论 资讯 财经 华人 台湾 香港 历史 社区 视频 新加坡 德国 荷兰 滚动

创业创新还是金融诈骗? 网络互助保险“不保险”

2016-10-17 15:36:31来源:经济参考报
字号:

“预存9元,最高可获30万元保障”“出一碗牛肉粉的钱,得到40万元疾病保障”……最近风靡全国的各大网络互助平台纷纷打出类似广告,承诺只要消费者缴纳3元至9元资金成为平台会员,便可获得10万元至50万元不等额度的疾病“保险”。

作为“互联网+”新产物,网络互助平台如今越来越深陷舆论漩涡:“互联网+互助”是否将革掉传统保险公司的命?是创业先锋还是非法集资?这些遍地开花、日益强大的保险“游击队”能否转正?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

网络互助“叫板”传统保险

“网络互助就是以互联网为基础,为会员提供风险共担的平台。所有会员均自愿加入和自由退出,健康时花费几元钱去帮助他人,自己患病时也能得到别人的回馈帮助。”校友互助CEO林海说。

在广州一家餐饮企业工作的谢欣两年前就开始接触网络互助平台,自称“互助达人”,他的手机里装了5款互助平台的客户端,已经参加过十多次互助活动。“点开客户端就能看到谁需要帮助,不管对自己的保障能否兑现,反正每次只要捐三五块钱,就当是多买了个面包。”谢欣说。

与传统商业保险相比,网络互助平台多以支付成本低、保障金额大作为“吸粉”的优势。网络互助平台“水滴互助”在其官网推出的少儿健康互助计划宣称:预存9元,最高可得30万元保障,保障疾病涵盖白血病等50种大病;e互助平台在其官网推出的家庭守护抗癌无忧计划宣称:充值30元,成为计划会员,最高可获30万互助金。

“交了3元,获得最初的保障资格后,就必须持续参与互助活动才能维持这个资格。按照单次互助活动人均分摊3元计算,如果一年中平台有20次募捐,那么会员个人的缴费金额就达到60元。”蚂蚁互助创始人廖晓平说。

尽管当平台会员出现事故的频率增加时,要维持会员资格所付出的金额也将随之增加,但参与网络互助平台项目的消费者并不少。“抗癌公社”宣称,从发展至今,社员人数达“31万+”,31万社员遍布30多个省份;“水滴互助”官网的数据显示,已经有超过137万会员;e互助平台官网数据显示,累计注册人数已经超过105万。

“现在整个行业估计有大大小小的平台近百家,总会员人数估计在500万左右。”林海说,今年上半年,行业也迎来了风险投资的春天。根据几个主要案例推算,上半年行业收到风险投资累计近2亿元。

也有业内人士表示,尽管各大网络互助平台都在官网显著位置标明了会员人数,以表明自己的“人气”,但并不能排除这些数据存在水分,有的平台可能花钱买会员,有的甚至存在会员资料造假。

在网络互助业内人士看来,网络互助与传统保险存在本质差别。林海说:“互助并非保险,至少有这么几个不同:一是公益性不同。网络互助是非营利的,而商业保险以营利为目的,相比而言网络互助的公益属性更强。二是补偿的时序不同。网络互助是在事故发生后,根据受助者需要,在会员群里进行资金募集;商业保险是在事故发生前,通过精算采取前付费方式。”

廖晓平也认为,网络互助与国外盛行的互助保险具有一定相似性,但并不能就此认定网络互助为保险,毕竟没有经过保险主管部门的产品审批。

创业创新还是非法集资?

多数网络互助平台自身承担风险的能力比较弱是不争的事实,风险防控始终困扰着这些稚嫩的公司。同时,网络互助平台难以回避涉嫌非法集资的风险。

蚂蚁互助位于广州市东风东路上的一栋大楼里。记者在蚂蚁互助的办公室内看到,墙壁上贴着公司成长记录表、计划表等,沿着墙壁摆着两排电脑和办公椅子,中间只剩下一条窄窄的人行通道。

尽管办公场地简陋,但蚂蚁互助的发展情况不错。廖晓平告诉记者,去年9月注册了这家公司,6个创业伙伴暂时租用了10平方米的办公场地,目前公司处在蓬勃发展期,会员数量已经达到8000个。

校友互助位于深圳市软件产业基地内的一个创业孵化器,租用了12个办公桌,跟十多家初创公司聚集在同一个大平面。林海说:“这里的租金很便宜,适合初创公司,而且大家一起创业氛围很好。”

多数网络互助平台自身承担风险的能力比较弱是不争的事实,风险防控始终困扰着这些稚嫩的公司。“网络互助是个好东西,但真怕碰上骗子,互助平台要解决风险防控的问题,还要解决信任度问题。”广州市民黄鑫说。

业内人士坦言,有的网络互助平台尽管资金托管在银行,但银行还是按照他们的指令行事,并不能完全杜绝资金使用风险。

另一个风险就是会员制造事故骗取互助资金。廖晓平说,虽然互助平台对会员身份核准、健康状况筛查、患病情况采取了第三方保险公估公司进行评估和调查,以减少会员骗保行为,但是挑战和道德风险仍然存在。目前部分平台采取较多的风险防控方式是:会员加入互助平台后需经过180天的观察期才能获得互助资格。

互助平台最大的生存压力还来自保险监管部门。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曾发布风险提示称,互助计划的经营主体不具备保险经营资质,部分经营主体的持续经营能力和财务稳定状况存在隐患,消费者可能面临资金安全难以保证、承诺保障无法兑现、个人隐私泄露、纠纷争议难以解决等风险。

“目前是在夹缝中生存,一不小心踩了保险的红线,就会被保监会警告甚至有可能要关门。”深圳一家网络互助平台负责人说。

广东南方福瑞德律师事务所律师向兰金说,网络互助平台多利用会员缴纳的入会资金或捐助资金成立资金池,无法摆脱非法集资的嫌疑,随时可能被取缔。

责编:郝伟凡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